返回頂部 關閉
首頁 > 熱點關注 >正文

紅旗渠畔綠正濃

2021-08-19 09:48:31    來源: 中國自然資源報    作者:劉立新 劉鵬飛 程存付

夏末秋初的南太行,群山疊翠、綠意盎然,公路兩側的紅色崖壁蔚為壯觀。在這“紅”與“綠”之間,有一條蜿蜒在懸崖峭壁之上、穿行于崇山峻嶺之間的“人工天河”,它就是被稱為“世界奇跡”的紅旗渠。

“劈開太行山,漳河穿山來。”60多年前,河南林州人民以“重新安排河山”的豪邁氣概,歷時十年,絕壁穿石、挖渠千里,修建了舉世矚目的紅旗渠,孕育了“自力更生,艱苦創業,團結協作,無私奉獻”的紅旗渠精神。

步入新時代,林州人民發揚紅旗渠精神,堅持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,統籌開展治山、護渠、整田、增綠,大力實施南太行地區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項目,讓2046平方公里的林州大地綠起來、美起來,使這方綠水青山逐漸成為惠澤百姓、永續釋能的金山銀山。

治山

從“補疤痕”到“滿眼綠”

在橫水鎮馬家莊村的一處露天礦山修復點,覆土修復后的階梯式緩坡錯落有致,新栽的側柏樹苗迎風而立,放眼望去滿是綠色。但就在兩年前,這里還是山體裸露、礦渣亂堆、塵土飛揚的廢棄礦山。

林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國土空間生態修復科科長楊瑞峰介紹:“20世紀八九十年代,不少人抱著靠山吃山的想法,炸山開石,私挖濫采,一度將山體挖得千瘡百孔。有段時間,僅馬家莊村巴掌大的后山就有4個采石場、1個水泥廠。”

挖出了“金山”,卻毀壞了“青山”。長期的無序開采,不僅嚴重破壞了山體和植被,還造成滑坡、危巖等潛在的地質災害風險,嚴重威脅周邊群眾的安全。

生態保護修復治理迫在眉睫。2018年年底,河南省啟動總投資60多億元的南太行地區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項目。林州市申請項目資金1.4億元,對區域內的20多處廢棄礦山進行了全方位生態修復。

讓裸露的山體披綠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這里大多是高陡邊坡,我們要先將危巖清除,然后進行邊坡改造,才能覆土栽樹。由于土薄石厚,加上降雨量小,樹木養護成了大難題。你看,需要給新栽的樹苗澆水了,要是能下場雨,就能省下好幾萬塊錢呢!”馬家莊村生態保護修復項目區負責人張大勇笑著說。

生態保護修復項目的實施,為馬家莊村帶來了勃勃生機。經過初步修復治理,村后那片采石遺留的廢棄礦山,生態環境得到了很大提升和改善。治理后恢復的60多畝耕地將被納入新增耕地指標庫,驗收通過后不僅能增加耕地面積,還能為當地財政帶來1000多萬元收益。

千里南太行,中原大屏障。昔日光禿禿的廢棄礦山,如今卻滿目蔥蘢、生機盎然。楊瑞峰告訴記者,截至目前,林州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項目已全部完工,正在接受驗收。通過生態保護修復,林州先后治理廢棄礦山面積2.1萬畝、恢復耕地200余畝、植樹55萬余株、種草1500多畝。

護渠

從“把雨盼”到“水長流”

“天旱把雨盼,雨大沖一片,卷走黃沙土,留下石頭蛋。”曾幾何時,這首民謠道出了林州百姓祖祖輩輩的缺水之苦與盼水之切。

“水”曾給林州人民帶來了最深最痛的記憶。翻開舊《林縣志》,出現最多的字眼是:旱、大旱、連旱、兇旱、亢旱……據史料記載,從1442年到1943年,500年間有100多個年份出現大旱災,其中大旱絕收30多次。在紅旗渠修建之前,林州的550個行政村中,有307個村人畜吃水困難。

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,林州人民在太行絕壁上逢山鑿洞、遇溝架橋,建起全長1500多公里的“人工天河”紅旗渠,使當地告別了缺水的歷史。據統計,紅旗渠開通至今共引水125億立方米,相當于1200個杭州西湖的水量。通過紅旗渠引水,沿岸還建起了近百個水庫池塘,起到了補充地下水源、調節當地氣候的作用。

紅旗渠運行的60多年間,沿線不斷出現因泥石流、崩塌、滑坡等地災引發的淤塞、斷流、決口等狀況。為確保紅旗渠“水長流”“渠永固”,林州局每年都會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,積極配合各鄉鎮政府及紅旗渠渠管所、水利等部門,全力做好紅旗渠沿線地災防治。

在紅旗渠與露水河近距離交匯的任莊鎮,露水河生態保護修復項目已基本完工。露水河原來廢棄的河灘上鵝卵石較多,寸草不生,加上河道內多年被亂采河砂,生態破壞嚴重。從2019年開始,林州局通過實施生態修復,在河道兩側栽種了2000多畝以柳樹、楸樹、雪松等為主的生態林,并加固加高河堤,不僅有效降低了紅旗渠沿線的地災風險,也極大提升了紅旗渠的旅游形象。

“昔日的荒灘地變成了生態林,垃圾場變成了網紅‘打卡地’,露水河已成為通往紅旗渠景區路上的一道靚麗風景線。”林州局局長劉付周高興地說。

整田

從“望天收”到“保收田”

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。素有“七山二嶺一分田”之稱的林州,116萬人口僅有耕地89萬畝,人均不到0.7畝。因此,這里的人把耕地看得很金貴。

橫水鎮郭家窯村村民郭長福今年77歲,家中4畝口糧田一種就是幾十年。“以前種地全靠人力,一天忙到晚累得很,還要看老天爺的‘臉色’,弄不好連種子都搭進去了。如今,地整好了,渠修通了,機井水可隨時用,機械化收割省時又省力,真是太方便了!”談起前后的變化,郭長福樂開了花。

“你看,我一推上電閘,不到半分鐘水就上來了。”在郭家窯村的一處機井房里,村支書郭存兵給記者展示了灌溉系統,“如果沒有這水,村里的4000多畝耕地就沒有指望了。”

郭家窯村的變化,得益于林州市大力實施的土地整治項目。市土地儲備整理中心黨支部書記趙會豐告訴記者,2011年以來,原林州市國土資源局有序實施了3個高標準農田建設項目,先后投入資金2.8億元,使10個鄉鎮的20萬畝農田成為旱澇保收田,徹底改變了“望天收”的命運。

田整好了,更要管好。“栗所長,俺村有人在耕地里建廠房,你快來看看吧。”橫水鎮自然資源所所長栗建樹接到群眾舉報電話后,迅速趕往實地查看,并及時制止了一起違法占用耕地建房行為。

為守護青山良田,林州市大力推行“一網兩長”,即田長、山長、網格化管理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田(山)長984人、網格員1243人、聯絡員220人,實現了市、鎮、村全方位、全覆蓋、無縫隙監管,讓每塊田、每座山都有人看、有人管。

與此同時,林州市進一步明確了田(山)長責任,細化了有關職能部門工作職責,構建了“及時發現、有效處置、依法查處、聯合懲戒”工作機制,為綠水青山筑起了“防護墻”。

惠民

從“窮山溝”到“綠富美”

走進太行山腳下的石板巖村,一條整潔的柏油路連接著村莊和農田,沿線及周邊民宿、農家樂、寫生基地鱗次櫛比,省內外來此寫生、采風的游客絡繹不絕。

石板巖鎮自然資源所所長李鵬飛介紹,石板巖村曾是遠近聞名的窮山溝,原先沒有一條可行車的路與外界相通,只有一些山間羊腸小道連接各個村莊,運送貨物的唯一辦法是“一根扁擔肩上挑”。

生態環境的優良度,決定著旅游產業的深度廣度。由于人為影響因素較少,又經過多年修復,石板巖村周圍的崇山峻嶺上,萬木森郁、滿目蒼翠,生態環境極好,現在年均接待游客130萬人次,已成為聞名遐邇的寫生基地。農家樂、賓館有400多家,每家年均收入20多萬元。

其實,石板巖村從“窮山溝”到“綠富美”的變化只是林州市踐行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的一個縮影。近年來,林州堅定不移地走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之路,強化生態修復,擦亮生態底色,正悄然釋放巨大的生態、經濟、社會效益。

山更綠了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林州實施了以太行山綠化、退耕還林、廊道綠化、生態能源林、坡地經濟、村鎮綠化、森林圍城等為重點的林業生態建設工程,完成綠化面積158.8萬畝,其中人工造林83.8萬畝、飛播造林30萬畝、天然次生林20萬畝、封山育林20萬畝。

景更美了。八百里太行把風光最秀美的一段留給了林州,林慮山被譽為“北雄風光最勝處”,太行大峽谷更是與雅魯藏布江大峽谷、長江三峽等一起被評為中國十大最美峽谷。境內擁有世界一流、亞洲第一的滑翔傘運動基地,有千古之謎豬叫石、三九嚴寒桃花開的桃花谷。

人更富了。“桃花嫂子”申蘭英在桃花谷景區搭起棚子賣面條,夏天生意好時,一天能賣1萬多元。水河村以千畝果園為依托,大力發展觀光采摘、鄉村旅游、研學實踐等,人均收入可觀。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,一座座青山、一條條溝谷,已成為林州人民增收致富的生態寶地。

青山綠水間,處處展畫卷。在碧水長流、奔涌不息的紅旗渠見證下,一幅由“紅綠底色”繪就的生態畫卷,正在綠意正濃、生機盎然的林州大地上徐徐展開。

獨家稿件聲明
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“中國自然資源報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、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,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、修改。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:“中國自然資源報”。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主管: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:中國自然資源報社
ICP備:京ICP備11028287號-4  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8號   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  郵編:100860    報刊征訂:010-68047627/7643
IM体育赛事